「成熟一点吧,少年」

想起小的时候啊很喜欢吃泡面,很喜欢打游戏,很喜欢喝碳酸饮料。

于是白日做梦,幻想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,可以不用大,但要有三个房间。

一个房间全装满汽水,一半是雪碧一半是可乐,原谅我当时比较土还没喝过更多好喝的东西。

一个房间放床和游戏机,剩下一个呢,装满屋子泡面,要香辣牛肉味的。

其实现在已应该被小时候的自己艳羡。

汽水想喝多少瓶就能喝多少瓶,泡面想吃多少桶就可以吃多少桶,游戏可以随时打,没人管。

但现在的我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吃泡面,汽水喝的不多,游戏的吸引力也没那么大。

因为什么都不懂,所以对事物的喜欢很绝对。

我喜欢什么,我的世界里就要装满什么,从来不会想,以后我会不会不喜欢了。

这种执拗随着年月的渐长而逐渐消失。

人间失格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仅一夜之间,我的心判若两人”

我开始学会用滑稽的语言去讨好他人。

这让现在的我感觉到无比折磨。

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愈演愈烈,我决定慢慢开始舍弃无用社交。

人一旦悟透了就会变得沉默,不是没有与人相处的能力,而是没有了逢人做戏的兴趣。

因为「十岁时渴望的快乐在二十岁的时候得不到圆满。」

与能力无关。

loading